首页 玄幻奇幻修真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古今言情 小说书库 排行榜单
0378中文网 > 玄幻奇幻 > 证仙 > 第一卷 天剑门 第六十四章 英雄少年

己席第一场比试结束,能将对手打飞擂台,确实引起不少人的注目,须知比试众人皆是丹道期修为,断然不会有如此的实力悬殊。

    观礼台上,白露同幽芸坐在大殿的朱红木椅之上,品茶闲谈,毫不关心姬殇的比试,可是其他门派却没有她们的心性,须知此刻正是窥伺一方门派实力的机会,对擂台上的青年了解之后,便可推测将来天剑门的势力发展,此等机会不可多得,众人纷纷站在观礼台,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还有弟子将洛道友的裂天九剑诀运用的如此娴熟,不愧是剑道大门,人才辈出啊!”

    出声之人是一位美妇,一身青莲道袍,白色罗纱连同琉璃玉簪将飞瀑似的长发盘札遮盖,谈吐间便有大家风范,此刻正盯着下台的姬殇,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“师尊,他就是弟子提及的道心与众不同的天剑门弟子。”

    一把折扇轻摇,风不平站在美妇身侧,轻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此人就是洛秋水的弟子姬殇?”

    沧月真人闻及自家徒儿的介绍,已然将姬殇记在心中。

    孰料一旁同样观看比试的金光寺众人中,也有一道浑浊却充满睿智的目光向姬殇所在扫去,只是看了一眼,便恢复淡然,低颂佛号。

    “师叔祖,那位施主便是师祖提及的姬殇?”

    老和尚身旁一位眉清目秀,天真洒脱的白衣小僧,仰着光亮的脑袋正在询问自家长辈。

    僧人轻捻金色佛珠,淡淡点头。

    “观他方才的那一剑,隐隐有金光浮现,好似……”

    小和尚言未语尽,却被一位长辈打断。

    “缘明,诸多长辈在此,不可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一声低喝提醒了缘明,他自知方才所言有所不妥,紧闭小嘴,恭敬地站在众高僧身后。

    剑会继续,只是姬殇下去之后,己席便没有那般惊人的场面,毕竟经历生死磨炼、在外游历的同辈还是少之又少,比试切磋之间,多了几分稚气和繁琐礼节,当真是你来我往的对比剑艺。

    姬殇看着这座擂台上枯燥的比试,不禁摇头,转身发现自家师姐和慕容师兄也已消失在人海当中,此刻各处擂台比试激烈,台下观众人山人海,无比热闹,遂向东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姬,你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福吉随口问了一句,便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“福吉,如今我们同辈当中究竟有多少惊才绝艳之人,我对宗门这些知之甚少,此次比试还是多收集一些信息,有所准备才行。”

    福吉看着姬殇,没有想到一向只知修炼的剑痴竟然开窍,关心起了这势力分布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你就问对人了,我在天剑门不敢说剑法第一,但是收集消息,广布人脉,可是无人能及。”

    福吉见姬殇有求于自己,一时得意十足,对自己赞不绝口,却是早来姬殇的无视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若说丹道期各峰剑道高手的话,雨诗姬算得上第一人了吧,慕容白紧随其后。”

    “慕容师兄不是很早就已经步入丹道期了吗,为何……”

    姬殇听到慕容白的实力不如雨诗姬,心中有所好奇,以他对慕容白的观察,此人是集悟性和勤勉于一身的良才,除非……除非他心中有其他牵绊,耽搁了修炼。

    姬殇想到此处,不知为何,心中酸楚,脑海中有那两人缠绵相偎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慕容师兄却是处于丹道大成的瓶颈,修炼进展缓慢,已然被雨诗姬追上,不过他在外历练次数较多,可谓身经百战,对敌沉稳,应对之法较多,两人真要比试起来,可能差距不大。”

    福吉在一旁的分析审时度势,避轻就重,将自己所知一一道来。不多时,二人便来到了戊席,台下的喝彩之声却是盖住了二人的讨论。

    只见擂台之上一名书生打扮的男子,与众不同,拿着一把身形宽阔的大刀,刀柄处一条鲜红的丝带此刻分外显眼,冲向对面白云峰的女弟子,毫无怜香惜玉的作态。

    对面的女子,俏脸微寒,一来对此人的平日作为颇为反感,二来对他这种狂猛手段有些忌惮,低喝一声,身如鬼魅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脚踩天罡地煞之位,移动间又暗合八卦之象,身形移位时有天地元气跟随变化,金翠莲本想着保留手段,留待初选之后再凭借自家身法取胜,不想时运太差,竟然碰上了这个浪子,偏偏对方实力不可小觑,便不再保留,拿下第一场胜利再说。

    这方正的擂台就好似苍穹,女子所过之处天罡地煞周天星位被一一点亮,又有阴阳八卦浮现地面,自己不断躲闪对方大刀攻势,腾挪不定。

    台下姬殇看这灵动身法也是入迷,不想世间还有如此精妙剑法,攻受兼备,伤人无形,此刻较之其余擂台的比试,眼前的男女却是大放异彩。

    “那个家伙你之前也见过,他就是师父的爱子,燕鹏举。”

    福吉见姬殇看的出神,便在旁解释,知无不言。

    姬殇闻言,确实脑海中有这个名字,好像当日他十分看重小黄,想要与自己交换,最终被自己婉言谢绝,不想对方竟然有如此实力,虽然用刀,可是分明将天剑门的剑道之学融会贯通,若是独孤无双在旁,也会对此子赞誉有加。

    “那位金师妹是李师叔的关门弟子,比你我进门还要晚一些,但是她好似修道世家,尤其对诸天星位研究颇深,看她如此拼命,想必这位本性风流的燕师兄已然在白云峰留下了恶名啊!”

    台上打的难解难分,燕鹏举也是诧异,这小妮子竟然如此拼命,不断逼迫自己,只是她的身法诡异,行踪飘忽不定,每次的攻击却是落了空处。他低头向地面看去,这浮现的阴阳太极缓慢转动,端得诡异,只感觉自己真元流动晦涩,每一刀的施展也变得迟缓。

    “师妹,收的好徒儿啊,这失传的‘太极星辰剑’也能被你补全,而且门下还有弟子习得,当真可喜可贺!”

    燕明远言谈诚恳,不似其他门派的虚捧谄媚,倒是令李婵月心中畅然。

    “师兄见笑了,她金家本来便是历代天师,家中祖上留有剑诀的移动身法和心诀,我只是将本门收集的残卷加以归纳,教导与她,不想此子能举一反三,不枉我好生相待。”

    李婵月见自家徒儿能有如此进展,分外高兴,不过也没忘夸赞对方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看,最终胜者还是你家的鹏举,翠莲此刻真元浅薄,恐怕将要虚力,无法维持剑阵,我观鹏举并未使出全力,而且他那柄宝刀也是奇妙多端啊!”

    “哼,那个臭小子,被我宠坏了,没学到真正的君子风范,尽行那等孟浪之行,还望师妹见谅,替我向众位师侄陪个不是。

    “无妨,鹏举只是天性使然而已,将来必有成就!”

    眼下诸峰首座也就他二人关系较近,有说有笑,还似从前。

    “你说,他老子用剑,整个天剑门就他一人耍个大刀,我这老脸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,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小辈终究要成长,你我又何须横加阻拦呢,倒是你执念太深了。”

    放下他二人的谈话,只见燕鹏举和金翠莲已到了胶着之势。无数青色剑影将燕鹏举围困中央,金翠莲也知道自己的真元将要枯竭,遂使出最后的手段。

    只见阴阳太极急速旋转,那与周天星位对应的光点大亮,虚影更加迅疾,将燕鹏举牢牢所在擂台中央。

    哼,看来这妮子要放出最后一招了,呼,终于结束了。虽然还在戒备,但燕鹏举却心中轻松,对方若是这样一只困住自己,当真难办,只是她要攻击,便有真身,倒是可以行那守株待兔之举,可爱的小师妹,师兄就得罪了!

    说罢涌动真元,大刀通体赤金,颤鸣不已,好似重见天日,喜悦不已。

    金翠莲此刻也使出全力,一轮圆月光柱从地面将燕鹏举困住,周天一百零八颗星辰幻化出凝实的剑影,一同刺向中央的圆月。

    “剑技,众星拱月!”

    一声低喝,攻势已然发动!

    一百零八道身影齐齐刺来,台下一片惊诧,更是引得观礼台上的青年小辈观望。

    姬殇此刻看去,若是换做自己,会如何应对呢?虽然自己的眉心神念已然寻觅到那缕波动的杀意,可是断然下手,也只会拼个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众人都在等待燕鹏举如何应对,只见一抹邪笑出现,随即金光大放,仿佛一条粗壮的金龙盘旋而上,有数条金龙游荡包裹燕鹏举周身,堪堪抵住那百道攻击。

    好似也在承受身心痛苦,燕鹏举一声低沉怒喝:

    “一刀化游龙,霸刀归一!”

    只见冲天的金龙突然化作漫天星华,激射四方,有数百条几尺长的金色小龙向擂台地面俯冲而下,发出龙吟嘶吼。

    地面震响之声此起彼伏,一片烟尘覆盖,将两人笼罩其内。

    白露还在殿内端坐,只是忽然看向在茶几之上品茶的小龙,若有所思地说道:

    “人族当真是集天地气运于一身,那把金刀是金龙龙魂与鳞甲所铸之物?”

    不见小龙抬首,龙须泡浸在香茶当中,发出一声低鸣。

    “天道运行,它又何曾考虑过众生的感受!”

    烟尘逐渐散去,两人依旧站在原地,只是金翠莲垂手持剑,有鲜血顺着剑身流淌而下,反观燕鹏举,刀尖指向女子,金色的刀身如今如刺猬一般,绽放出根根金色的鳞甲,刀柄处却有霸道的龙头出现。

    此刻燕鹏举两手并作剑指,操控着虚空颤动的霸刀,无奈苦笑,看来这个宝贝终究被世人发现了,之前将它装在一把普通宝刀的内部,如今为了对付眼前的女子,却也暴露了不少实力。

    “金师妹,多有得罪!”

    燕鹏举右手将浮空金刀撤走藏于身后,地面之上但凡龟裂之处,数道金色的光点从裂痕中迸出,发出铿锵之声,尽数回归刀身。

    金翠莲俏脸通红,不断喘息,愤恨不已,可是方才对方已然手下留情,将攻来的金刀用力止住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想到此处,自己竟然被讨厌的人打败,还救了一命,心中不爽,迅速走下擂台。

    燕鹏举淡然一笑,却是一口鲜血喷出,看来这突然止住霸道攻势的反噬之力也伤的自己不轻。

    “本场伏魔峰燕鹏举胜出!”

    场下鸦雀无声,被那把金刀震慑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总算知道怜香惜玉,保护小辈,要不然老脸都让你丢尽了!”

    燕明远虽然口中责骂,但是看到自家小儿口中出血颤颤巍巍走下擂台,还是低调地走下了观礼台。

    “陆道友,我没看错的话,那把金刀是?”

    青城派的道长向自在宫的陆宫主礼貌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千年前响彻天地的‘龙鳞金刀’!”

    “不止如此,方才那少年所示法诀应该是与之相辅相成的‘金龙霸刀诀’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人正是收集天下讯息的幽浮宫宫主——苍千机。

    千年前谁人不知刀神——绝无名,一柄金刀天下无敌,不问正邪,痴迷刀技,最终消失在历史当中,不想却被后人所得传承,当真是福缘不浅!

    “唉!老了,自古英雄出少年,所言非虚!”

    几个声音在众人中响起,引来一阵唏嘘……

---- 章节列表 下一章 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