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奇幻修真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古今言情 小说书库 排行榜单
0378中文网 > 玄幻奇幻 > 入渐 > 第十五章:施小计自投罗网,杀恶人众所皆欢

最快更新入渐最新章节!

    说到应天运故作神秘,一路上只是跟柳茂说看好戏,却不说具体是什么事,柳茂只是问话,应天运就是催促他快点走。

    他瞧着这方向,似乎正往油铺去,便问道:“是不是昨日梁三被打的事情,听说你去了衙门,难不成你告官去了?不不,我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帮你好兄弟报仇,你怎么不去,再说只是让你看戏,又不要你打架,怕什么了?”应天运将柳茂使劲一抓,任他挣扎,也脱不开手,他嘻嘻笑道:“比你多吃了多少年的饭,难不成拗不过你?”

    柳茂怒道:“你放开手,我不去!”

    应天运道:“看你生气的样子,更显得像个女孩子家,今天让你看看,说不定对你壮一壮男子汉气概有用呢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别急,咱们慢慢等着,好戏还没开场呢!”

    “好戏,你一直说,又不说明白,万一把我害了,我找谁说理去?”

    “嗯,你小子,就这么不信任我?”

    “你一天疯疯癫癫的,而且不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是好人了?”应天运被他这一说,气上来了,撂开手,问道:“你说说,我怎么不是好人?哪里害过你!”

    “你昨日给梁三卖的药是从别人那里便宜买的,肯定是不好的药,治不好人还坑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不是好药?况且那药的钱可并不算贵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总之你是在骗人,你又不是大夫,怎么会看病?”

    应天运道:“你很了解我吗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你都不算了解我,怎么知道我卖假药,是骗人的呢?又怎么知道我没学过医术,当不了大夫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柳茂忽觉得说不出什么道理。其实他只是听张秋说应天运其人其事,祝前年和唐大嫂又经常调侃和劝应天运做些正事,而且这么些日子也觉得他有些不正经,所以就以为他是坑梁三钱的。

    “哼,我知道你这小子心里不坏,只是耳朵软,没多少主见,小张一个女孩子家喜欢说三道四,却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,他虽不爱骗人,但说出的话都是孩子见识,你是个男儿,做事识人怎么能听别人一面之词?今儿的事和你无关,只是帮你那个朋友一个忙,还要教训一些人,总之,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事?”

    “你别多问,只要看着,总行了吧,掌柜的扣你的钱,算我账上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柳茂心里嘀咕,不过应天运这样坚持,于是也不免好奇,便答应了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柳茂所料,两人就到了油铺,走进去,元掌柜正在指挥人搬东西,还有工匠在熬浆,木匠比着锯子,吵吵嚷嚷的。他长的斯斯文文,但嗓门挺大,各处招呼像喊号子一样,如此看,这店面似乎要翻新。

    两人看了一遭,梁三却不在,应天运道:“嘿,我说了几次叫他在这里等我,怎么不在?”

    “喂,他在不在和这个事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关系,你不知道吗?我这是要帮他出气,惩恶扬善。”

    “惩恶扬善?你是要对付谁……你不会想替他报复伍家那伙人?”

    “哼哼,他杨二癞子总做些丧尽天良的事情,不知狗仗人势的瞒着伍善人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,今番乘着这个机会,我就好好给他点苦头吃,把牙齿给他弄掉几颗,记住了教训,以后就不会咬人了。”应天运淡淡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,难道你不怕他们知道了打你,这伙人下手可狠了!”

    应天运道:“这些莽夫哪里会知道我干了什么,而且他们无话可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让谁打他?”

    “打他?”应天运惊愕道:“我可不会打架,再说也不能让你打。”

    “梁三昨儿才挨了打,他不会打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安心啦,他们不敢打的。”

    柳茂只觉担心,却又不好意思走,一扭头,就看到梁三从店里走出来,元掌柜一见他,板着个脸,说道:“你看看你,成什么样子,没本事就不要出去惹祸,现在被人打得像开酱铺的了,要不是看在我与你爹是旧相识,你也不用在这干了。”

    梁三身子发抖,眼里满怀悲愤,却又不敢发作出来,只是瞪着元掌柜。那元掌柜似乎知道是怎么回事,叹息一声,道:“得了,今天没什么事,去休息休息。”

    应天运招呼着梁三出来,道:“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伤还痛不痛?”

    梁三僵着脸,道:“你给的药有点效果,不过你说今天要报仇,说罢,怎么做?”

    应天运笑道:“你不担心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办法,既然你有办法,我就听你的!只要你帮我出这口恶气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要你报答,你是柳茂的朋友,自然也是我朋友,而且杨二癞子那家伙人模狗样的,早想给他一顿教训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做?”

    柳茂道:“你们都还没说好啊?到底怎么做?”

    应天运道:“其实倒也简单,梁三,你去伍家门口吵闹,将杨盛一伙惹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又让他去挨打么?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讲完,等听到动静,你就跑,往南跑,一直跑到红沙街。”

    梁三道:“红沙街,染坊,我去那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只要跑,不算很长的路,等到那里,我和柳茂接应你,好戏正要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得相信我。柳茂,咱们立刻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去红沙街啊,先走一步,我们需要准备一下,梁三,你大约一炷香时间后就去引他们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梁三心下一横,果断说道,只要能出这口恶气,怎么都行!

    柳茂随着应天运先是拐到打铁的的老何那里借了两根废铁棍,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“你要用这个打架啊?”

    “打什么架,吓唬人的!这东西怎么也有三四十斤,我抡起来都费劲,还能做兵器么?待会儿你只要将这个搁在手里,不要说话,不要动声色,看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打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啰嗦什么,我说了他们不敢打,而且还要遭殃。”

    红沙街,两边都是染料作坊,一般都是下午开工,这时人非常少。柳茂道:“你说这里都没人,被打一顿谁都不知道,岂不是哑巴吃黄连,有口说不出?我听梁三说过,那杨盛把人腿都打断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脑子里都想着怎么被打?这回咱就不能治治他了?”

    “可我觉得你打不过他啊,而且咱们人也少。”

    “人少未必打不过,柳茂,我看还有些空闲,你去前面买点燕尾糕来吃,免得让你给我说烦了。”说罢,他掏出钱来,还真个大方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柳茂回来,看应天运还待在原地,微笑看着自己,于是问道:“你不担心啊?”

    “我怕的话早就跑了。”他哈哈一笑,用手抓了吃了两片。

    此时,那罗海罗捕头和两名捕役正藏在离两人不远的木架板后面。原来他昨日就与罗海商议此事,一听是对付杨二癞子,罗海就起了兴头,他也早听王捕头说过这人,只是没什么明显的触犯朝廷法规的形迹,也没多少证据,而且有一次杨二癞子与罗海打哈哈,态度中充满了不屑与挑衅,没有犯事,就办不了他,如今有这个机会,罗海岂能放过他?

    应天运正与柳茂又说起自己以前的事情,忽然有人大喝:“别跑,臭小子,找死!”

    梁三飞奔着朝这边来,后面跟着十几个手里裹着家伙的人,带头的正是癞子杨盛。

    也许是心里害怕极了,梁三一看到两人,就加紧了脚步,躲在了应天运身后。

    应天运将铁棍往身前杵着,大喝道:“站住!你们要干什么?”柳茂心里恐慌,但还是也将铁棍攥在手里,露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杨盛等人见这个阵势,不知来历,连忙停下,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哼,这是我兄弟,你们追他是要打他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杨二癞子直接道,他没理由被这两个家伙,两根铁疙瘩吓住:“你是要替他出头咯?”

    旁边的伍家护卫冷冷笑道:“又是装大头么?小鳖孙,当真没听过杨大哥的威名?”

    “我呸!”应天运道:“骂名臭名才对,杨二癞子,我可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“哼?”杨盛听他如此称呼自己,不由得火冒三丈,却道:“阁下何必管那么多?他只不过是个油铺的小伙计,值得和我们过不去吗?”他的那些手下一听有些愣了,要是有人敢直接叫他杨二癞子,杨盛绝对会翻脸,那人会遭到毫不留情的毒打。不过经历了那日被马夫人一个女人打的七荤八素的事情,杨盛就知道人不可貌相,他学过几年武功,但没多上心,一般普通人倒是能对付几个,如果碰到名家高手,那只有挨打的份了。他印象中没有应天运这号人,此时看他面对自己这么多人一点不慌,怕是什么武林门派的人,被打一顿事小,有时候还会惹上大麻烦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今日你不能打他,还得给他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那手下一人忍不住叫道:“你狂什么狂?”他从衣服中抽出一把匕首,道:“我倒要看看你个狗杂种有什么能耐!”

    应天运哼道:“别急,我问你,你们昨日是不是打了他一顿,还打得不轻,无缘无故的。”

    一人道:“怎么无缘无故的,他背后嚼舌根子。刚才还当众辱骂杨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刚才你们骂我,我是不是可以打你们?”

    “你试试!”他们高声嚷起来,一身材矮壮的黑脸小子道:“杨大哥,怕什么,这家伙没什么特殊之处,他唬咱们呢!旁边那小子更不用提,我一拳就打死他。”

    杨盛道:“你到底放不放人?”

    应天运道:“慢,我有些事要说下,免得以后麻烦,把账一并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账,什么账?”杨盛暗道:“莫不是来寻仇的?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,一个月前,你是不是把王街的孙老师给打了?”

    “哼,是又如何?难道你和他也认识,要给他报仇么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在曹家酒楼里白吃白喝,前几天还因为这个把曹家少爷曹卢也给打了,吃霸王餐,还骑到别人头上拉屎拉尿,还有王法吗?你不要急,我还没说完,寒露那日你猥亵戴郎中的千金,被郎中看见,你还说些下流的话,把戴郎中气病在床,半个多月才好,到现在心里还憋着气没有开馆。还有王铁匠的儿子,你撺掇他偷铁出来让你们耍,把铁匠给客人预备下的都拿走了,害得别人赔了不少钱。你说说你,杨二癞子,你做过多少恃强凌弱,伤风败俗的事情,如今咱镇上一提到你,便个个不齿,不过你当是别人怕你?不过是看在伍善人的面子不与你计较,否则就凭着你,早教别人打死了,我听说前几日你不是被马夫人收拾一顿了吗?呵,真是大快人心,你也算是遇到横的了,怎么不见你动手?”

    杨盛被这言语羞辱一番,正戳到他痛处,脸色阴沉,手里的铁棍握的紧了紧,他旁边的黑脸小子正是王铁匠的儿子,如今也是听到杨盛等人被骂,一招呼,还有不少平日里与他们厮混的少年们就都跟过来了。

    那王小子叫道:“这事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众所周知,随便一打听就知道了。”应天运整了整衣领,继续说道:“杨二癞子,刚才我说的还只是你这几年来做的坏事中的一些,你这人最坏的还是欺上瞒下,将伍善人哄得一愣一愣的,还把伍小姐脾气惯出来了,我说你这么个人物,给别人家当下人的,就别想着攀龙附凤,还挺下流,平日里还打起了伍小姐的主意,不得不说,你胆子倒是很大。”

    杨盛脸色冷到了极点,道:“朋友,你今日是要和我拼命了?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承认我说的咯?”

    杨盛面目上布满了狰狞,道:“是,你说的都不错,我杨盛不仅承认你说的那些事情,那个姓孙的老师和梁三都是我打的,玩一玩那些小姑娘自然也有,杨某不缺钱是因为有这帮兄弟,在这平安镇上,还没有谁敢欺辱我们?兄弟你好有魄力,就算是镇上的雷公捕头来了,也得给我点面子,至于那个姓罗的,和老子都不敢大声说话,你算什么东西,也敢指使起我来了!”

    他这话一出,那些少年们顿觉浑身热血,手举着武器大喝,就要冲上去打应天运三人,把柳茂吓得腿一软,幸亏梁三扶着,不然就跌在地上了,不过梁三吓得脸如白蜡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罗捕头也是听得心头火起,抽刀就要出去,旁边的捕役轻声道:“罗捕头稍安勿躁,看他们还有什么话。”

    应天运也是气愤填膺,喝道:“你就是个匪盗,到了镇上还能横行无忌么?”

    “哼哼,兄弟,你是不是以为我只会打人?说句实话,我杨二癞子什么没见过,两年前我杀了人,今天你犯了我大忌,兄弟们,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一时没人敢说话,那王家小子结结巴巴的道:“杨大哥,你……”

    杨盛道:“我不求回报留在了伍家,事事顺从他,把伍家打理的紧紧有条,杨某虽说不是个好人,但一心一意为他,甚至可以为他死,哪点配不上他?”

    应天运道:“杨二癞子,你有多大本事?敢动我们试试!你哥哥我江湖上什么样的人物没见过,就是那杀人如麻的匪徒,挖人心肝的强盗,我也不惧,更何况你这黄口小儿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是谁?敢在这平安镇如此开罪我,我也不怕和你说,今天就让你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有这胆子么?”应天运听的咋舌,但心里也不知怎么一想,要诈他一诈,便道:“你杀过人么?成日里只是带着一群小孩子吆五喝六,做些不三不四的勾当,吓唬人,却真没多大的胆子,不过是个地痞流氓人物。说句实话,爷爷都还不屑与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那杨二癞子满目通红,嗷嗷直叫:“两年前德定河死的富商就是我杀的,今天我就要让你去见见他们。”他忽觉失言,连忙收敛神色,郑重说道:“原本我不愿意说,说出去我就会死,但大家都是兄弟,也无妨,不过他们,各位兄弟,如果事情泄露出去,我姓杨的就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鸦雀无声,其实意思在场不少人早就明白,杨盛是不打算让三个人走出这里了。

    杨盛一打量,道:“话我放在这里了,若今日哪位兄弟不想干,站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……”一个红衣小少年问道:“杨大哥,你不是要杀人吧,不,我爹说杀人要坐牢的。”

    杨盛皱了皱眉头,问道:“你要走?”

    “嗯,杨大哥,我,我不敢!”

    “小钱,你……”杨盛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,打了个眼神,他身旁的大个子拔身而起,朝着那个小钱头上就是一闷棍,血流满地,在场的不少少年们都吓呆了。

    杨盛道:“兄弟们,这个人要背叛我们,该不该死?我杨盛从不曾亏待过你们,你们不动手我也不为难,只希望你们能保密,今日就当无事发生。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大喝,他手底下的护卫爪牙呼和起来,其他人也跟着起来,再不敢反对,这一喊,将那罗捕头气得是浑身发抖,两眼冒出了火。

    他跳将出来,叫道:“杨二癞子,你胆子可真大啊!”

    另外两个捕快也连忙各占一个位置,手里握着刀,道:“欺男霸女的狗东西,你今日可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一见三个捕快出来,杨盛吓得魂飞天外了,反而那些少年们没多大动静,毕竟捕快不会随便杀人,而那些随着杨盛的爪牙们面如土色,再不敢动一下。

    梁三笑道:“原来是后着,我明白了,你昨日去衙门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罗捕头冷冷道: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杨二癞子,你今日说的我都听得清清楚楚,你还有什么说的,都跟我回衙门再说吧!”他本只是杀一杀杨二癞子的势头,给点教训,却想不到还牵扯出几条案子,还有一件未破获的人命官司,这可是个政绩机遇。

    杨盛气急败坏,叫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怪道这应天运有恃无恐,原来是罗海躲在暗处,把话都听了去,想不到自己一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,竟把这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抽出一把刀,快步掠了过来,觑着柳茂近,抬手就刺向柳茂心口,应天运大吃一惊,连忙一挡一推,将柳茂护在身后,手臂却被狠狠刮了一下,一声惨叫,将不少人吓跑了。

    两名捕快本要拦截,罗捕头已经挥刀出去,道:“看着,不要放跑杨二癞子就行。”

    那杨二癞子也练过些功夫,脚上一个腾挪,躲过罗捕头一刀,立马就蹿到杆架子后面,道:“罗捕头,我刚才只是说昏话,做不得数!”

    罗海冷笑道:“昏话,我看你是动了杀心,把实话说了出来,我可都一一听在耳朵里,你若识相,乖乖跟我回衙门,也不让你多受罪,免得我动手,先叫你受一顿皮肉之苦。”

    这杨二癞子知道大难临头了,若是束手就擒,是别的倒好,便就是那件人命官司,可就不好受了,定要把自己折在里头。他暗自忖度着,心里忽然一横,抬手就把刀子扎向罗海,心道:“我先看看他如何,如果能逃走,自然最好。”话说他这人是个无赖,却很精明,绝不让自己吃多大亏。

    罗海擒刀向外一斩一搠,就把杨二癞子这一招破了,反打他个措手不及。罗海运刀如风,杨二癞子和他斗了几招,不能自顾,手臂发麻,手里的刀几乎都飞出去了。

    忽然“咻”的两声,杨二癞子就被两粒石子打倒,一发打大腿,直接将他打得跪下,另一发打面部,擦到鬓角,把耳朵刮掉一块,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罗海暗中惊异,不知何人出手,现场一片混乱,他也不知道这两粒石子从哪里打来的,手法如此精准,极为凌厉,绝对是江湖上一等一的好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杨二癞子早知道打不过罗海,又被打伤,虽然怨恨愤懑,却也不敢多说,怕这罗海暴躁,自己又得挨顿打,只好认命了。

    可恨的是平时与他称兄道弟,倚仗他作威作福的那些爪牙,早跑的不见人影,就听的一些少年在那喊,还有两个要冲过来,却被两个捕快拦住。

    “拷了!”罗海一声冷喝,捕快就把铁拷给杨二癞子戴上。

    应天运过来嘻嘻笑道:“怎么样,杨二癞子,你可服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与你有什么冤仇?”杨二癞子道:“梁三,你个小兔崽子,是你要陷害老子,等有机会,我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那个捕快一巴掌扇过去,把杨二癞子头都打歪了,他道:你他娘的还有什么机会,杀了人,还想活着出来不成,你,你他妈的不是还想逃狱吧?不给你机会,一下就把你斩了。”

    “瞎说什么,带走!”罗海道:“管账的,还有小柳你们两个,都跟我们去衙门一趟,老胡,你去伍善人府上,把事情说说,让他们派人来,要好好说说这个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杨二癞子,虽然是个无赖,平日里竟也能哄骗到那些心智未成熟的少年为他所用,究竟是成不了事,一但他被打倒,那就是树倒猢狲散,他的那些爪牙多少是贪生怕死,跑都来不及了。这是赖不掉的人命官司,恐怕不杀头也得吃一辈子牢饭。不过此人对那伍家小姐真正是极为周到,毕恭毕敬,对于伍小姐提出的事情无有不从,且是竭尽全力,说话也不同别人,动辄威胁或是斥骂,反而表现得如同谦谦君子,温文尔雅,绝不激言妄语。

    话分两头,三人在衙门待了一下午,陪县丞大人作供词,审讯杨二癞子。起初这杨二癞子铁了心是不答,只说自己信口胡诌,哪里想到被当真了。

    应天运道:“在场与你不一路的六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,还有罗捕头在,你还想抵赖么?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,我可不记得了,明明是你们窜通起来害我。县丞大人,你可得为我做主。”

    那县丞却是冷冷一笑,说道:“我们正苦于这案子没有了结,既然罗捕头都是亲耳听到,而且从勘察来看,凶手是你却没有半点可疑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那杨二癞子道:“还请大人明查!”

    县丞哼道:“这不用你操心,知县大人自然会看,你可知道,这事情给我们带来了多大的麻烦,如今你既然认罪,再好不过,免得又让这里鸡飞狗跳的。”

    这鸡飞狗跳四个字,应天运却是听不明白,只因为杨二癞子所杀是个极有财富的人,找不到凶手,那富商的家人就来闹,要求县里破案,但实在没有半点线索,当初老方和雷捕头对此也一筹莫展。

    富商的家人对凶手痛恨至极,久久未能破案,更是着急,以至于迁怒衙门,先是花钱买通知县的上级,严令要求他尽快破案,可就是再催,多次查访,也没有半点证据。搞了一个月,那个县官大人就被莫名其妙的罢黜了。

    新知县上任才两日,富商家里送来礼物恭贺,先礼后兵的又提出要追查凶手,可这无厘头的事情,岂是换个人就那么容易水落石出的?

    知县大人知道其中干系,只得承诺下来,又过了半个月,还是没半点破绽。富商的家人恨极了,一方面雇佣那些跑江湖的查这件事情,让人来捣乱,自己又天天来催,把整个县衙闹得鸡飞狗跳,知县没有办法,上面有消息说要清查此案,还让这些人协助报案,可他们只是胡搅蛮缠,哪里能办案?于是知县只能避而不见。

    可总不能这样下去,若是让其他人看到,消息传了出去,堂堂府衙,却搞得乌烟瘴气,不仅丢了面子,恐怕乌纱帽也不保了。

    知县大人便将衙门里的官吏,捕役甚至公人,役人等都召集起来,要群策群力。

    众人各自说了自己的看法,但都没有可行的解决办法,捕头老方说道:“依我看,只能把这件事往上面推了,否则案子没有人承担,只能积压了,但这伙人就像无赖一样……大人,您看?”

    知县大人摇摇头:“要是能如此我早就办了。”

    王同义道:“这事情太过蹊跷,尸体被沉在水里,船是他自己的,刀也是他自己的,当时没有人在场,发生时正好是他的家仆替着买东西的时候,没有人在场。”

    主簿大人问道:“就那条道上有哪些人过去过,排查了吗?”

    老方摇摇头:“那是条小路,没什么人过往,一头是河,一头是官道,来往的只走官道,这一日来来往往的不知多少人,总不能每个人都盘问一道,而且凶手做下这个事情,肯定不会再出现了。当时驻守的和周围住的乡民,都说除了过路的不认识,什么特别的和行踪可疑的人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县丞大人道:“就这样的话,谁能查出来?”

    王同义说道:“我和方捕头想过,这个凶手可能从水里跑了,可是盘查了德定河方圆十里的人,却都没有可疑的,也没有问到什么消息,都说一切都如往常。”

    知县大人一筹莫展,忍不住叹气,正当众口纷纷时,赵主簿道:“如果找不到真的凶手,要对付这件事情,就只能捏造出一个,先将他们挡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凶手,谁来挡?杀人偿命,这可是必死无疑。”众人听得这个,当然懂意思了,要找个替罪羊,不仅是替凶手,也是替县衙挡灾。

    这件事到底只是找了个案底模糊,家世不清的死囚顶替,又弄了好几日,才把那家人打发回去了。只不过这事办得匆忙,有许多疑点,到后来有人复查,知县大人只说案底和证据被前几日一把火烧掉了,现在早已遗失。

    因为那段日子将整个衙门害得苦,不少公人仆人还糟了暗中的报复,尽是些无缘无故的事情,谁能不恨?

    如今阴差阳错将这害人凶手抓到,整个衙门都是拍手称快,同时也暗自称奇,这罗海捕头上任没多久,倒正是办了几个不小的案子,所以不止衙门里,这整个镇上的人大多对他十分敬畏,知县大人更是器重他。

    话说这杨二癞子喊冤,一直只叫着没有证据,事情拖了几日,狱卒也好好的整治了他几日,人证是有了,但办案子,却还要物证,这可难办,却不说没有证据,就是有,事情过了两年,也难找了。知县大人为此事痛恨不已,伤透了神,县丞大人也背上了保管不当的罪责,上堂也不容他说话,直接数了罪状,打了板子,然后收押,三日后斩首示众。

    众人虽然咋舌,但无不拍手称快,就是不知道原因的人,看到杨二癞子遭到这样的劫祸,也没有丝毫同情之心,这家伙平日里嚣张跋扈,不知干了多少坏事,就算没这档子事,他也是该死!

    此话告一段落。柳茂和应天运刚回客栈,就被张秋一把抓住,嚷道:“你们两个家伙倒好,店里忙不过来,却一声不响的去了一日,看掌柜的不好好惩治惩治你们。”

    应天运笑道:“去去去,一个小姑娘家,这算什么事,我和小柳二人是做大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事?你这么穷,钱不是最大的事情么。”

    “呵,小姑娘,尽说些没见识的事情,今日我和柳茂做的事情,可比一万两金银都比不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郑寻生从后院出来,穿着一身粗布衣服,给客人端了菜,过来说道:“看看你们今日,倒让掌柜的做上伙计了,若不是什么好事,看你们这月还能不能拿到银子。”

    小张说道:“他们俩,哪有什么好事?昨日才进了衙门,肯定是犯了什么事,他让柳茂跟他去,是壮胆子去了吗?你说说,柳茂。”

    柳茂轻声笑道:“的确是大好事,应大哥没有骗人。”

    “快说说。”

    这时一个吃饭的客人向同伴说道:“你们可知道么,今天有件大事,我有个当差的兄弟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莫不是抓到江洋大盗了?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江洋大盗,但的确是个贼匪一般的人物,我一说出这个人,你们肯定大吃一惊,说不定,还要笑起来。”说着,这客人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笑什么,快说。”

    他慨然大笑,道:“这事情可真是大快人心,他果然算落网了,只是不晓得是什么事情,不过绝对不是小事,听说是杀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讲,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不是别人,却正是那个为非作歹的杨二癞子,你说,该不该笑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!”几人一听这个,脸上又惊又乐,道:“这个该死的,早就应该轮到他了,果然是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。前段日子还恐吓我家叔叔,把他吓得半死,几日不敢出门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惊道:“我可得把这个消息告诉曹少爷,曹少爷在衙门有点关系,听到这个消息,恐怕也要高兴地睡不着觉。”这人恐怕是要去献媚投机了。

    又有人道:“如果落实了,戴郎中恐怕是最欢喜了,自己家闺女总算不用被杨二癞子这色鬼恶霸觊觎了。”

    柳茂道:“正是这件事,这次多亏是应大哥奇谋妙计,叫那个杨二癞子自投罗网,不仅将之前做的坏事都吐露出来,还把他两年前做的大恶事抖出来。你们不知道,当时是多险恶,他们几十个人围上了我们,个个手里都有打人杀人的东西,我和梁三害怕极了,应大哥还在一一指责杨二癞子的罪行,把他骂得狗血喷头。他还气急败坏,要拿刀来收拾我们,多亏早有准备了。”他忽抬头一看,那些客人都凑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嘿,小伙计,你都知道,看起来你是知道实情的,快说说,我听说,是在那染坊街巷子里面,可没多少人,你们怎么在那里?”

    张秋也听得一愣,见他停下来,便道:“你快讲呀,怎么又不讲了,吊人胃口啊?”

    应天运略一闭目,向后摆了两步,微微笑了笑,显是得意无比。

    柳茂挺了挺胸脯,道:“这一句两句说不清楚,总之,后来罗捕头都听到了,带着人把杨二癞子抓走了,这不,我们也才从衙门出来呢,把他都关进大牢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众人皆是哗然,有人道:“那杨二癞子到底犯了什么事,从衙门出来的,你定然知道实情,说出来,让我们高兴高兴。”

    张秋咧嘴道:“别人都进了衙门,顿了牢了,你们还高兴高兴,什么人嘛?”

    柳茂道:“你是不知道,他……”这话儿刚到一半,郑寻生一把拉开柳茂,笑道:“你一个小娃儿,说这么多干什么,也说不清楚,快去换换衣服,别多话了。”

    跑商的陈大户道:“郑老板,你这可有点小心,那杨二癞子劣迹斑行着镇上谁人不知,谁人不恨?之前只是没有拿捏到他,如今新来的罗捕头抓到了他的把柄,才是令人欢快的好事。你怕事情传出去,惹上公门的麻烦么?这倒不必怕,事情在外面已经有点眉目了,既然这小柳知道,就让他说说嘛。”

    郑寻生苦笑道:“这两个家伙做的事情还不知是好是坏,那杨二癞子素来与我没瓜葛,只是他这么个小孩子,哪里懂得什么,说不定只是信口胡说,做不得准,既然事情作实了,衙门肯定会审他,到时候再去看,岂不是更加真相大白,振奋人心。”

    卖货的老白头道:“话不能这么说,咱们现在说一说,早点知道,郑老板,你又何必让你的伙计吝啬言辞呢?不过是几句话,难道金口玉言,还不能对咱们说了,可都是多少年老街坊了。”

    郑寻生道:“这我自然知道,小店开了许多年,若没有大家光顾,恐怕早已倒闭,只是这孩子没个准,说话糊里糊涂,不过既然大家要听……天运,你来说说怎么回事,柳茂,你去后面看看你祝大叔,他可能忙不过来,快去!”

    柳茂本来见众人都向他一围,只听他两三句话,也是有些飘然得意,这一日都在担惊受怕,好容易心里舒畅多了,郑寻生一句话就似浇了一盆凉水,他只得唯诺的往后面去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要说,天运,你平常里最能说,快给大家说说。”

    张秋道:“听刚才的意思,好像就是你捣了什么鬼呢。”

    应天运叫道:“什么捣鬼呀,只是略施小计,就把杨二癞子这家伙彻底收拾了,我看他这一辈子,都出不来了,或许过几日就要下地狱见阎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快说。”“快讲,你这酸不溜秋的。”“快些说吧,大家都等着。”

    他清了清嗓子,语调一扬,滔滔不绝的白日里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,极尽自吹之能事,把自己如何设计,如何不把杨二癞子的人多势众放在眼里,怎样又临危不惧,如何诱导杨二癞子自己把罪行吐露出来说得天花乱坠,显得足智多谋,能言善辩,关于罗捕头抓人的事情也一一略去,只说杨二癞子立马就怂了,自己一个箭步上去就协助罗捕头把他抓住了。又把自己在衙门里作供词的事情讲了讲,他又是怎样的受到尊敬,就是罗捕头和县丞大人也对他礼遇有加,出来的时候还有两个捕役来送他们。

    正说的高兴,张秋道:“说了这么一大堆,也不用你打,不用你审,只是在那里骗别人说话,有什么了不起,这只叫天道好循环,因果有报应。”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样说,杨二癞子做了那么多坏事恶事,却没有人敢说,说了也没证据,抓不到两天就放出来,再说衙门里也有他贿赂过的人,不好开罪,如今这事情坐实,嘿嘿,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老白头嘻嘻笑道:“怪道如此说话,真是大快人心,他杀了人,的确该死,早就该死。”

    张秋问道道:“那该怎么判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又没有证据,只是几句话,他想翻供的话,并没有证据。”陈大户说道:“一条命案,两年之久,去哪儿找证据?”陈大户道。

    老白头道:“陈老板,你平日里生意太忙,到处跑,是不知道的,当时这件事可在咱们平安镇惹出了大乱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老白头这么一说,我也记起来了。”在旁的王公子说道:“那一段日子把整个衙门弄得一团糟,知县大人为此伤透了神,赵主簿吃了亏,才把这事情推了过去,据说书的老面子说,这事情疑点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唉,这话可不能乱说。”

    王公子小声笑道:“对,不能乱说。”

    老白头道:“反正那件事情就这样了,如今机会来了,衙门里的人哪个是打碎牙往肚子里咽的人?就算没有证据,这杨二癞子也死定了,就是伍善人要保他,恐怕也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伍家一得这个消息,都不管这事情,马上就打发人送信去了,大概是通知伍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伍善人虽然心善,但杨二癞子这么个人,不值得同情,死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早就该死!”

    郑寻生听得不是滋味,虽然他知道杨二癞子这事情准没跑了,但一条人命就要消失,他心里不觉涌上特殊的感觉,可能就是人天性的怜悯。早年他闯过江湖,这人命就如草芥,那些帮派斗争,只要一起火并,少说也得有几十条人命,可就算看惯了,到这样时候,心里还是有一种忧患结心,漂浮不安之感。况且这么多人,怎么就会被杨二癞子这样一个没权没势,只有一帮没本事的爪牙作下手,还是别人家奴才的恶霸吓住,甚至统治的呢?

    众口纷纷,罪恶滔天的杨二癞子,就算没有什么人命案子,恐怕也难活得下去了。

    没有几日,杨二癞子被斩首,刚刚赶到的伍善人对此牵连也没说什么,衙门为保万一,也是警醒镇上大户,让伍善人作了具结,以后用人要观察品行家世,否则败坏了门风家风。

    斩首之后,整个镇上都松了一口气,也大舒了一口气。宴人请客,喝酒听戏,似乎是要庆祝节日一般。

    令郑老板眉头舒展的是,店里的生意好了许多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---- 章节列表 下一章 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