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奇幻修真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古今言情 小说书库 排行榜单
0378中文网 > 玄幻奇幻 > 孤城浮欢 > 李下桃花染-李鲤染

    我的心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记得有人说过,喜欢是每时每刻都会想起,而爱是心跳停止的那刹那。

    这样说来我真的是很爱他。

    因为我本来生命里的人就不多。

    只有两个。

    在我闭上眼的时候,我脑中出现的是六年前,他的白色锦袍,还带着鎏金衮边,腰间束着淡蓝的流苏,上面有一块圆润玉珏。

    我什么都不懂,贵不贵气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我觉得再也没有比他更好看的人了。

    我从小在邬兰长大,乞讨为生,身边全是五大三粗的人,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精致的中原人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愿意将马停住,把我从一群打手里救下。

    他拔出剑,剑势很快,我的眼睛里进了血,模模糊糊地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想起以前武谱上有一句,拔剑刺向太阳。

    也许就是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他把那些人赶走后,蹲下来,用手帕将我脸上的血擦干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你长得好像我喜欢的一个姑娘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喜欢是什么?”

    但是现在我知道了,喜欢就是见到他为我挥剑那种激动的感觉,就是贪念他手帕的兰花香气和指尖的微凉。

    他说:“喜欢一个人,不管她做什么你都觉得是对的。”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我想他估计是想道,要是喜欢的人要自己的命也再所不辞吧。

    我羞涩地笑笑:“我长得这么丑,真的和你喜欢的姑娘有几分相似吗?”

    他碰碰我的鼻子,说:“不要妄自菲薄,你长的很漂亮。我看你在这里受尽欺辱,不如你同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我自然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片土地没有什么好留恋的。

    后来我同他进宫,皇宫奢侈繁华地让我咋舌。

    我也见到了那个他喜欢的女子。

    就是很有气质,而且我莫名地想亲近她。

    后面发生了很多事,我一向迷糊记不清了,只知道她认定我是她妹妹,每天都同我说,我是丞相之女。

    “我有姐姐了!”

    我真的很高兴,原来我不是孤儿。

    至于什么丞相之女,我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我只在乎姐姐和他。

    在他和我姐姐的大婚之日,可是我怎么都笑不出来。心中酸涩,却没人可诉。

    我看着空中的绚丽烟花,黑夜都如同白昼。

    这是个喜庆日子,怎么能哭呢。

    我狠狠地擦去泪,慢慢走向婚宴。

    看到一袭红色嫁纱的姐姐,和他。

    我说了两个字,般配。

    低头看看我,即使穿着华美霓裳,却好像个小丑,和以前身着破布的我还是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后面他渐渐开始疏远我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为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保持距离也还是好的,免得姐姐心生间隙。

    你看,他就是这么地为姐姐着想。

    可是我不明白姐姐看着他的复杂眼神,有着爱,有着恨。

    她甚至在莲子羹里下毒。我发现然后倒掉了。

    她给了我一巴掌,说:“你知不知道他害死了我们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没有父亲,我只有你和他。”

    所以我绝对不会让人伤害他。

    姐姐好像再也没有做出这般傻事,可是却也一直接受不了他。

    我看不下去两人相互折磨。

    我找他拿了钱,离开了皇宫。

    我曾记得有个传闻。

    白桦楼是个听得懂人心的楼,你去那里面,什么都不用说,所想之事一定会达到。

    我决定去那里住下。

    其实我早就知道我和平常人有些不同,我天生好像就会点巫术,以前在邬兰,我看过一些武谱,竟然让我学会了移魂之术。

    上天也不算太不公平。

    我父亲的家眷逃命时,怎么就把我忘了。

    一忘就是十三年。

    而姐姐却可以跟着被斛律三椽任命的父亲进宫。

    她享受锦衣玉食的时候,我连粗粮淡饭都吃不上。

    人就是不懂得满足。

    明明现在好歹有个居所,不要再为明日吃什么发愁了,可是我总是会想起他。

    之后听说他下令去攻打邬兰。

    我内心自然不愿意。

    我还是对那片土地有感情的。

    我偷偷接近斛律九轩,窃取他的魂魄,然后开始了我的移魂之术。

    其实我本来只是想用这个威胁斛律三椽让他收回成命的。

    我没想到姐姐这个时候竟死在了宫中。

    一下子丧失了理智,就把赵歆姌绑了回来。

    斛律三椽就是因为这个女人,才会不喜欢姐姐的吧。

    哪知我刚出气打了她没多久,就昏迷过去了,也许是因为地牢太过阴冷。

    我抽笑,这样就晕过去了,我以前受过多少苦啊,都不肯做半句声,而且这阴冷地牢是我的家呢。

    我就知道,他会来救她。

    而且就像六年之前,擦去我脸上污渍一般地擦去那人脸上血迹,唯一不同的,是他没有用手帕。

    其实他内心深处是嫌弃我的吧。

    不然我说我要离开宫中的时候他也没做半点挽留。

    也许他进白桦楼的时候,想的是能把赵歆姌救出去。

    而我想的,就是能再见他一次。

    果真,如愿。

    然后他照旧是为了我拔剑,但不再是救我,而是要结束我的性命。

    最后的一刻我笑了。

    笑得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我这悲哀的一生就这么结束了。

    我的故事,随着我的死,大改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不对,蝼蚁哪来的故事。

    每个人眼中只有瞩目的你们。

    大概我们真的不属于同一个世界吧。

    现在我走了,彻彻底底地从你的生命里离场。

    无悲无喜。

    

---- 章节列表 下一章 ----